武汉进城铁路大通道将开启 数十列动车组整装待发


美浓轮泰史的老家千叶县毗邻首都东京,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直到返京之前,当地仍有很多民众出门不戴口罩,虽然迪斯尼乐园暂停营业、学校停课,但政府并未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

“中国严格的防控措施从空中就开始了。”美浓轮泰史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忆:3月10日下午,他登上了东京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起飞后不久,佩戴口罩、手套、护目镜等防护设备的空乘发给每位乘客一张出入境健康申明卡,询问过去14日的所在地、赴京目的、住所以及是否出现感冒症状等细节。到达机场后,美浓轮泰史被工作人员引导至检疫站,提交出入境健康申明卡,检测体温并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采样。几经周折,终于被允许入境。

然而,美浓轮泰史还是低估了“隔离期间不要外出”这项规定执行起来的严格程度,他万万没想到“14日居家隔离”意味着“不能踏出家门半步”。当时家里并未储备太多物资,隔离的第二天,美浓轮戴好口罩,火速去小区里的便利店采购一些生活用品。虽然没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他还是“被发现了”。居委会上门对其批评教育,要求“务必遵守纪律”。

“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难应对的病毒,它的传播力很强,虽然年轻人感染后的重症率很低,但整体重症率明显高于流感。”张文宏说,“而且存在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他们没有临床症状,病原学检测却呈阳性,给疫情防控带来了挑战。”随着国内疫情防控进入“下半场”,无症状感染者已引起中央高度重视。这类患者有较强的免疫能力,可以在感染病毒后14天内不发病,病毒在其体内存在时间超过三周,具有传染的可能性。他们如果没有被及时发现和隔离,就存在社区传播的隐患。在张文宏看来,这正是新冠病毒的狡猾之处,所以“上海对入境来沪人员实施100%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这一规定很有必要,可以最大限度地筛查来自境外的无症状感染者。

美浓轮随后乘坐专用大巴来到国展中心,再次接受健康检测,留下住所、联系方式、来京目的等信息。随后美浓轮打出租车返回位于通州区的家,还有一位身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同行。

美浓轮泰史从小着迷成龙,高中毕业后进入日本动作俱乐部学习武打,2006年前往香港发展演艺事业。为寻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2009年毅然北上,曾在《金陵十三钗》《厨子戏子痞子》等经典影视作品中亮相。从去年11月至今年春节前夕,美浓轮泰史一直在浙江横店拍摄新剧《传家》。在这部由秦岚、吴谨言、韩庚等中国演员参演的民国剧中,美浓轮饰演一位在上海做生意的日本百货公司老板。趁着春节剧组放假,美浓轮泰史1月21日返回日本,想与家人短暂团聚。

美浓轮泰史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对集中隔离表示理解。他说,没想到中国对“隔离”的要求如此严格。但可以看到,中国几乎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武汉也即将解禁,说明隔离措施确实有效。正是因为中国严格彻底的执行这项规定,才使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

图为美浓轮泰史在隔离酒店练习中文台词(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根据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19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严格境外进京人员管控措施的通告》新规,符合居家观察条件的人员应在入境前向居住地社区提出申请,入境前未申请居家观察或申请暂未得到评估同意的,先转送至集中观察点进行医学观察。美浓轮泰史入境前并未申请居家观察,因此其于20日被转送至指定酒店,接受为期14日的集中隔离。这样一来,他的隔离期被延长至24天,预计4月2日“解禁”。美浓轮泰史现正在通州某酒店接受集中隔离,这里住的几乎都是近期从国外来的返京人员。

美浓轮泰史更惊叹“中国民间力量的强大”。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隔离期间除了不能出去,他并未感到任何生活上的不便。无论是居家隔离还是集中隔离,生活起居都有工作人员协助打理。帮收快递、送餐上门、清理垃圾……涵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说,“这些后勤工作必须有人做,居委会、酒店等机构的民间人士冒着自己可能被传染的风险加班加点的默默工作,非常辛苦,我敬佩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想对他们道声‘感谢’”!